蔺和.

【齐屠】再遇青空

×是分别后再相遇

×很俗 ,文笔渣  

×大多是屠小意个人的表白(?)

×ooc可能有

×非常感谢大大们产这对爆好吃的cp的粮⊙▽⊙

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下了场小雨,正值兰汐镇的梅雨季。零零散散

的水滴从群山绿树那边飘来,带起一片迷蒙,轻轻摇

地满了古巷。

     屠小意刚从睡梦里挣扎起,揉了揉枕了一晚的右

臂。

     他做了一个梦,一个久远漫长的梦。

     梦里也是这样,屋檐落着雨,小镇透着静。

     有位高大帅气的男孩站在他身旁,笑着看着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 梦都是些零碎,从屠小意初识男孩起,到男孩帮他追女生,再到那天夜里所谓的“误会”。

     以及永远忘不掉的,他站在奔驰列车上望见的衣衫纷飞的少年,蓝色条纹映着青空,迫不及待地撞进眼里。

   

     这哪是梦啊,都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 那一年,他们各自褪去青涩,纷纷踏上征途,去追寻自己的梦想。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,好像转眼间,屠小意就坐在了如今的窗边,听着寂静的雨。

   

     十多年了……齐景轩,你过的好么?

     你……现在在哪里?

     “唉。”伸手把被他压得变了形的画稿抚平,屠小意将纸举起对着窗,可惜没有太阳,透不过这张画照进他的眼。

     画上的内容很简单,一个男孩,一幢旧楼,一场细雨。

     画中的含义也只有屠小意一人明白,他所爱的,他所思的。

     屠小意喜欢齐景轩。

     可能是自那时候起吧,留言录里夹着齐景轩写下的“try your best”,像一颗早种在屠小意心里名为爱意的种子发芽,并且疯狂生长。

     他一直知道自己是个迟钝的人,学习也是,感情也是。而在屠小意后知后觉地发现,那个默默占据了他大半的青春的男孩,原来就在身边之后,男孩却早已去了别乡。

     但屠小意是相信的,因为是那个男孩,他相信未来的某一天他们能遇见,指不定在什么时候。所以每当有飞机从头顶的长空划过,他都会抬头想着,齐景轩会不会也在那,穿着挺拔的一身制服,作为自己梦想的飞行员。

     那假说真的偶然两人撞见,屠小意想,他一定要,一定要先对齐景轩说,谢谢你,让我实现了我喜爱的事,当然,也让我遇见了我喜爱的人。

     他不愿再做令自己后悔的迟钝之人了。

     窗帘被风轻轻碰着,掀起一弧青草的香。屠小意慢慢回过神来,才看见外头雨停了,只有檐下滴着排排聚成的水。

     手里还是抓着那副画,他盯着上边的人许久,然后将纸对折,叠角,翻折。是一架纸飞机。很熟悉的手法,第一次屠小意为姚哲恬折过,而这一次他是给齐景轩的。

     屠小意往纸飞机尾巴那吹了口气,朝着墙扔出去,哪知一阵风卷进来,纸飞机堪堪绕个弯,改从窗子里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 “诶我的飞机!”

     他探身还是没能够到,画着心上人的纸飞机像被放出牢笼的信鸽一样,转眼就追着自由消失不见。

这时风起得更烈,桌上的画本也吹开,天蓝的帘布飞舞,屠小意墨黑的发丝散得凌乱,他撑着手,心突然地剧烈跳动。

     去追。有个声音在告诉他。

     于是他抓起衣服就跑,拖鞋在楼梯间踏踏作响。

     不知道,他不知道为什么,好像如果晚了,就又要失去一次,后悔一次。

  

     “怎么这么狼狈?”

    停住脚步,屠小意看着眼前的人,气也忘了喘,心脏都要停止跳动。

    十多年前的那个晚上男孩站在这里等他,让他躲开了,十多年后,这个男孩已经长成了英俊修长的男人,一身制服像是刚从上班处赶来。齐景轩还是站在原地,而这次,屠小意迎着男人的目光,呆愣了好久。

    要……要说些什么呢?一见面,果然之前的话却崩不出口,只能涨红了脸,别扭无比。

    嘀嗒。雨还在檐下滴。齐景轩看着眼前的人,仿佛这么多年过去,屠小意好像还是那样,带着青涩,在他眼里怎么看都觉得可爱。

    当年齐景轩离开后,做了机长,他是想过忘掉屠小意,不去打扰这个男孩的生活。所以他借助飞机去往世界的每个地方,希望时间能洗去男孩留下的印记。可谁知齐景轩是个长情的人,他再一次落地兰汐的时候,叹了口气,折服了,便去那里看看吧。

    那里就是屠小意的家。齐景轩本来也没指望能真碰上心里的人,只是寻找老旧的记忆罢了。

    哪是命运弄巧,故人重逢。

    既然遇见了,那就别放跑了他。

    于是齐景轩主动走上前,紧紧拥抱着这个他日夜思念的屠小意。

    他知道他的屠小意傻,害羞,可能开始准备好的又忘了词。

    没事儿的。那就由我来对你说:

“十九年。

我忘了你一年

想了你十八年

能不能,

别再让我想下去了。”

“屠小意,做我男朋友吧。”